小草app下载导航在线观看

小草app下载导航在线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邢先生……邢先生,快进来……太太不见了!”阿姨惊慌失措的叫唤着。

邢十四冲进来之后,看到了主卧大床上的毛绒玩具,表姐林雪落根本不在。

显然,是有人故意伪装了假睡的现场。而且表姐的手机也落床头,上面还有几个未接电话。而房间里也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

“邢先生,我们要不要报警啊?我真以为太太在午睡……”阿姨有些慌张。

“不用!太太是自己离开的,并没有任何人挟持她!”

调取的监控录像也证实了邢十四的猜测:在别墅的后园,他看到了小心翼翼躲避摄像头而匍匐离开的林雪落。

动作笨拙到可笑又可气!

当时的邢十四脑瓜子嗡嗡的:他是真没想到像表姐林雪落都四十出头的人了,竟然还玩这招儿?

她这是要躲着谁呢?邢太子么?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邢十四犹豫着要不要给邢太子打电话……

万一表姐一会儿自己回来了,又或者赶去学校接小晚晚了,他要是惊动了邢太子,是不是有点儿影响他们夫妻这间的关系呢?

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

就在邢十四犹豫不决之际,邢太子的电话却主动的打了过来。

“十四,有没有跟表姐一起去接晚晚呢?要是表姐还没起,我就让卡耐去接晚晚吧!”

“那个……封总……表姐她……不在家。应该是出门散心了。您让卡耐去接下晚晚,我出去找找表姐!”

邢十四还是如实将林雪落离家的事告诉了封行朗。

“什么?表姐不在家?她……她该不会是真的离家出走了吧?我去……这女人跟我玩真的呢!!”封行朗是又怒又急。

“封总……您跟我表姐吵架了?”

从邢太子的急躁声中,邢十四听出了表姐为什么会离家的缘由。

“我能跟她吵什么架啊……就是晚晚说了她几句,表姐竟然就置气了!”

封行朗那叫一个无语。原本还觉得丛刚小题大做、过分关心自己的女人了,却没想妻子林雪落竟然真的赌气离家了!!

“封总,您也别着急,说不定表姐已经去了晚晚的学校。表姐把手机落在家里,暂时联系不上,我现在就赶过去看看。”邢十四飞快的冲下楼去。

封行朗感觉自己的脑瓜子都要裂开了:大儿子才刚刚消停下来,老婆便接力跟他在闹腾?

女儿童言无忌的几句话,也能把她给气到离家出走?!这都什么心理素质呢!

怎么一个个都在折磨他封行朗呢?!

捏了捏泛疼的眉心,封行朗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去封家的。接电话的是莫管家。

“二少……”封行朗还没开声,莫管家便唤了他一声。

“老莫,雪落去过哪儿么?又或者找过冉冉没有?”封行朗的声音乏力而疲惫。

“二太太今天没来过。冉冉陪小仔白天去了游乐城刚刚才回,本想叫上二太太一起去的,可家仆说二太太一直在楼上睡觉休息,便没打扰。”

莫管家简明扼要的作答了二少爷封行朗的问话。

“哦,这样啊……那我挂了。”封行朗轻吁一声。

“二少爷,可要多注意点儿自己的身体呢。”莫管家连忙温声一句。

“谢谢老莫……”封行朗鼻间微微泛酸。

在封一山得知自己不是他亲生的之后,曾经的宠爱被拳脚相加代替;也就莫管家和大少爷封立昕一直关心照顾着他!

“都是一家人。”莫管家微微敛息,“二太太这是……”

“哦,晚晚那丫头顶了几句嘴,把雪落给气着了……”

封行朗吁着气,“连带也不待见我这个丈夫了!变着花样跟我闹呢!”

他知道莫管家是个守口如瓶的人,告诉他实话也无妨。

“二太太嫁来封家的时候,着实受了不少的委屈……您多哄哄她吧。”莫管家温声劝说着情绪不太好的封二少。

换句话说,就算二太太现在恃宠而骄一回,也是能被包容的。

“会的……”

封行朗深呼吸,“老莫,什么时候叫上我哥,我们三个人喝一杯呗?”

“好啊!”莫管家欣然答应,“等跟大少爷都有空了,我就张罗!”

“那就这么定了……”

封行朗又是一声浅吁,“不过我得先把我女人找到!”

挂断莫管家的电话,封行朗蜷起手指轻叩着自己的脑门。

‘思过’片刻之后,又给白公馆拨去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新请的管家。

“这里是白公馆,请问您找哪位?”

“就找!封行朗的太太林雪落有去过白公馆吗?”封行朗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直接询问。

“封太太今天没来过。”

“那家太太今天出门了吗?”封行朗又问。

“我家太太正跟心理医生谈话呢……请问您哪位?需要我家太太接听电话吗?”

“哦,我是家太太的故友!挂了!”

没等管家作答什么,封行朗便挂了电话。

然后便陷入了沉思:妻子没去找莫冉冉,也没去找袁朵朵……难道真去找丛刚了?狗东西,就知道他居心不良!!

一直觊觎他的女人,嗅着鼻子在等机会趁火打劫!!

吐出一口愠怒之气,封行朗拨打出了丛刚的电话。

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丛刚直接挂断了!即便不接听,他都能感觉到手机那头的怒气!

但丛刚越是不接封行朗的电话,封行朗便越发觉得丛刚心里有鬼!

那完全是心虚的表现!

于是,封行朗再度拨打了丛刚的电话。

鬼使神差一般,丛刚还是接听了。或许他明知道自己会被迁怒,但还是选择了当某人的出气筒。

“丛刚,把我女人藏哪里去了?”

封行朗低嘶着,如被困的野兽。中年版的油腻型野兽。

这一问,丛刚便能猜出个大概了。因为封行朗从不拿他自己的女人跟自己开玩笑。

“怎么,林雪落该不会真离家出走了吧?”

丛刚也挺头大的。这大儿子刚消停完,这林雪落又跟着闹腾起来了?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个孩子一样的任性?简直恃宠而骄得可以!

“丛刚,不要带上我老婆跟我开这种玩笑!已经触及到了我的底线!!”

封行朗怒意的沉嘶,言语中满染着愤怒。

“有病呢!”

丛刚厉声作答,“即便林雪落真离家出走了,也跟我一丁点儿的关系都没有!当女人是宝,宠她、娇惯她,别人未必看得上她!”

听丛刚应答得如此尖锐严肃,封行朗便默了声;顿了一两秒后,才吁出一口浊气。

“林雪落……跟我玩离家出走呢!”

封行朗郁郁的吸气,“我老婆儿子轮番闹腾……让看笑话了吧?”

丛刚静默了两秒,安慰式的说道:“放心,林雪落自己会回去的!她只是想刷个存在感而已!让们父女俩觉得没她不行!”

“丛刚,对我女人还挺有研究的嘛?”封行朗冷静下去的怒气又被点燃了。

“我对女人没兴趣!”

丛刚沉声,“如果有需要,我会带着我女儿永远的离开申城!”

“敢!!没老子的允许,死也得给我死在申城!!”封行朗怒声谩骂。

手机那头,是丛刚无声的沉默。

“我出去找我女人了……要是有什么消息,或是雪落主动联系了,先帮我稳住她!”封行朗有那么点儿认怂的意味儿。

“嗯……动静弄得越大越好!要让林雪落觉得她是多么的被需要!”丛刚提议。

听着丛刚的这番话,封行朗酸得怪厉害的:这家伙是在教他怎么哄老婆么?

“丛刚,是在教我怎么哄老婆吗?”

在怒气郁结的封行朗面前,丛刚说什么都是错的。

“封行朗,……好自为之吧!”言毕,丛刚便挂了封行朗的电话。

“爹地,小虫子的爸爸又凶了对吗?”

丛安安偎依过来,轻轻的掰过爹地丛刚的脸,将自己的小脸贴了过去,“爹地不要难过……等安安长大了,就替爹地把欠小虫子爸爸的命还给他!”

丛刚心头温暖了一下,“真是个傻安安……爹地不难过!不用替爹地还封行朗什么!因为爹地已经不欠他什么了!”

“那……那小虫子爸爸老是这么凶……就不想揍他吗?”丛安安疑惑的问。

丛刚静默了一秒,用脑门轻磕了一下女儿的脑袋,“虽然我跟封行朗两不相欠……但小虫子的妈妈爹地不能不管!”

“爹地,真的喜欢小虫子的妈妈吗?”丛安安追着问。

“她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得对她这个妹妹负责!”

丛刚并没有回辟女儿的问题,但也没有过多的为自己解释。

“小虫子,们一家子真烦人!”

丛安安怒声埋怨起了无辜的封小虫,“不是这个出事儿,就是那个闹事儿。就知道麻烦我爹地!我爹地很累的好不好!!”

丛刚淡淡一笑,轻柔的抚了抚女儿的脑袋;又朝一旁被女儿凶到一声不吭的封小虫勾了一下手;小家伙立刻偎依了过来。

“小虫,那童心未泯的妈咪又玩离家出走了……鉴于他们父子四人对她应该有的关心和爱护,现在得回去帮着爹地把妈咪找回来!”

丛刚决定‘呵护’林雪落的任性。封小虫乖巧的点头,然后又叹息一声:“唉……我妈咪真淘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