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app丝瓜视频破解

看片app丝瓜视频破解

“公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云镜仙子语气不变,问道。

萧聪轻轻摇了摇头,此时看向云镜仙子的目光里满是敬佩,这敬佩由心而发,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是万千生灵对于“情”字的共鸣,这样高尚美好的情操,他只能期待有朝一日能望其项背,实在是没有怜悯的资格。

“当年令尊来此与我许下承诺,因不能修行,我也没有什么宝物送予他,幸好有一本《明道参同契》对令尊参悟大道大有裨益,于是便将其与一些灵宝相送于他,不知那本《明道参同契》公子是否带在身上?”

萧聪默然回想,似乎在之前查探弥芥的时候,还真有那么一本《明道参同契》被放在书籍手札的架子上。

他点点头,

“能让仙子品赞之物,父亲定不会随意搁置的。”

“如此甚好,免得我重写一份了,公子既然是从天道轩走出来的骄子,对剑道应该也有所涉猎,我这里有一本《渊泱七式》,为表诚意,就送给公子了。”

萧聪闻言,大惊失色,连手推辞道:

“这可使不得!”

《渊泱七式》是何等宝术?那可是当年剑仙孤氓穷尽一生打磨的剑道极巅,此术一出,别说是玄真界像他这样的绝世高手了,就算是东盛仙都的神仙,也得眼红!要不当年怎么用最后第七剑屠掉在仙都大杀四方的戮仙上人呢。

“公子知道我的意思,还是快收下吧。”

云镜仙子语气不无央求道。

纯白美粉色泳衣少女少娇柔诱惑图片

萧聪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修行漫漫,来日方长,萧聪最坚实的依仗萧家已经覆灭,作为仅存的萧家人,整个玄真界对他都是虎视眈眈,前路凶多吉少生死难料,可她固然是真心希望萧聪能够好好活着的,至少活到他的阵法造诣能将她魂魄自孤氓遗躯中抽离。《渊泱七式》不是凡术,倘若萧聪日后能够练成,关键时刻定能赢得一线生机,这样他夫君剑仙孤氓重获新生的几率也就大一些,她也可以安心些。

可如此至宝,萧聪实在不敢轻易接受,万一他要是死在路上,岂不是辜负了云镜仙子的穷穷期许?

萧聪面色为难,踟蹰不表态,云镜仙子拿着秘籍的的鬼爪子就停在他身前不远处,一动不动,大半晌过去,萧聪终于妥协,

“唉,就给她吃下这颗定心丸吧,权当先替她收着。”

萧聪从云镜仙子手里接过《渊泱七式》,小心放进弥芥,拱手作揖道:

“谢仙子。”

云镜仙子展颜一笑,

“公子不用多礼,这只是为你我各取所需罢了,公子是有大造化的人,不知是否愿意去寻一桩更大的机缘。”

萧聪诧异道:

“什么机缘?能比这还要大!”

云镜仙

子笑着摇了摇头,

“我夫君孤氓的《渊泱七式》惊天动地不假,但放在玄真界无尽岁月的源远历史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那些于纪元更迭中消逝的曾经,也并非已经部湮灭,上一纪元,上上纪元,甚至更早的纪元,那些曾将出现的神迹,确实不是孤氓能比的,濒阳荒漠形成已久,是除九大禁地外少有的几个没多大改变的地方之一,这里埋藏的秘密,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有些的地方,就是盛时的我,恐怕也得绕着走。”

能被曾经惊艳一时的云镜仙子如此形容,恐怕这些地方连仙都神仙都身而退不了,更别说是萧聪这个摘星境的修士了,可高人是从来不会说废话的,云镜仙子这般说定有她的道理,何况事无绝对,他萧聪可是在野欲庵的莲池里走过一遭的人呢。

萧聪眉毛轻挑了挑,不作答,但听得云镜仙子继续说道:

“但有一个地方,我去过几次,之中隐秘虽不清楚,但没有什么危险倒是真的,那绝对不是这一纪元的遗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公子来的时间也真是巧,算算日子,也该到时候了,公子去到那儿,什么都不要动,也能收获颇丰,至于要是动了什么东西,可能就要看公子的造化了。”

“仙子在那儿得到了什么?”萧聪按耐着心里的激动,疑问道。

“方向。”云镜仙子定定答道。

如此含糊其辞的回答,萧聪自是不懂的,但他并没有追问,只将其归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谈的玄妙,但这的确是勾起了他的神往,

“方向,多么缥缈的字眼啊……”

他脸上慢慢浮现出奇异的微笑,眼神中亦是闪现着格外清亮的光,像个徜徉着美好未来的天真少年般傻笑良晌,忽地问道:

“父亲也去过吗?”

云镜仙子点点头,

“既然父亲都去过,那我定是也要去看看了。”萧聪像个孩子般放肆笑道,这笑不含一点掩饰,更不掺半点杂质。

“公子,我这里有一张地图,是我三千年前所画,遗迹的位置就标在上面,你好生收好,在濒阳荒漠里走一遭,这东西于你有大用。”

云镜仙子说着,右手一翻取出个皮质卷轴,不由分说便塞进了萧聪的手里。

萧聪看看手里的皮质卷轴,对着一脸笃定之色的云境仙子重重点点头,承诺道:

“仙子放心,我一定会活着走出去的!”

………

拜别云镜仙子,带上《渊泱七式》和人鱼儿挑出来的一应宝物,在人鱼儿的护送下,萧聪和鸿翔从云镜泊底潜回到岸上,已是红霞似海落日如血之时。

人鱼儿站在如词似画般的云镜泊前笑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半晌,又是半晌,直到两

道身影翻过一道沙丘后消失不见,她还在那儿站着,脸上甜美的笑意不减,也不知道在乐些什么。

萧聪和鸿翔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走着,半程无话,一直到冷月高悬,繁星点点,身旁的鸿翔才突然“哼唧”一声,语气央求道:

“哥哥,都酉时了,我们是不是该落账休息了。”

萧聪回过神来,搔着脑袋讪讪一笑,忽然想起,从日落时分走到现在,都快三个时辰,他的体力还吃得消,但午饭没吃的鸿翔可就说不准。

他抬头看看天色,转着身子环视一周,爽快答道:

“那今晚就住这儿了!”

说罢,自弥芥中取出羊皮帐篷,并在帐篷外面布上了匿影藏息阵和“广寒宫”。

帐篷里。

萧聪和鸿翔面对面坐在一张小桌旁,小桌上摆着些平常干粮、一只半满的水壶和两只寻常瓷碗,萧聪有一口没一口地嚼着,魂不守舍,早已将肚皮饿扁的鸿翔没心没肺地狼吞虎咽着,正应了那句荤话——人要是饿急了,连吃狗屎都是香的!

半刻钟后,萧聪还在如之前那般有一口没一口地嚼着,鸿翔却已经吃饱,他拿起身前的瓷碗,带着些许豪气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忍不住扭过头,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回过脸来,偷偷看了眼萧聪,见后者没有什么反应,便低头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样子滑稽至极。

他往前探了探身子,轻声唤道:

“哥哥,”

“哥哥,”

“哥哥!”

声音由小变大,突然一声惊雷诈起,带着专属于孩子的顽皮。

萧聪身子一哆嗦,慢慢抬起头来,将脸面向鸿翔,带着点呆萌可爱,不明所以道:

“怎么了……”

鸿翔撇撇嘴,

“哥哥,你都快吃小半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吃完。”

萧聪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半个炊饼,讪讪一笑,

“这就吃完,这就吃完。”

说着,抬手又咬了一大口。

鸿翔饶有趣味地看着腮帮子被撑得鼓鼓囊囊的萧聪,伸手拿起半满的水壶,往萧聪的瓷碗里加了些水,放下水壶,眉头轻皱,问道:

“哥哥是有什么心事吗?”

萧聪闻声抬首,稍稍恍惚了片刻,咧嘴一笑后故作诧异道:

“你觉得我有心事?”

鸿翔发出几声嗤笑,

“哥哥不要再装了,都写在脸上呢。”

萧聪又是讪讪几声笑,抬手又在炊饼上咬了一口。

“哥哥真的喜欢上那条人鱼了吗?”鸿翔冷不丁问道。

萧聪诧异地看着一脸精彩表情的鸿翔,一时哭笑不得,

“你这小屁孩儿,才多大,怎么就开始揣摩男女之事了,你这个样子让哥哥很担心啊,修行是件苦事,要心无旁骛,你哥哥我道心如

磐,没那非分之想,倒是你,以后这些小心思给我收敛点!”

鸿翔撇撇嘴,争辩道:

“哥哥,你说这话不对,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但上天生什么了?还不都是生灵们自行繁衍的,修者修行皆为道,好生之德就是道,但没有男女之情的生息繁衍岂不是很恶心?所以修道跟动情并不违背,这是生存规律,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萧聪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这是强词夺理,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就话哪是这样解释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上苍有怜悯之心,会眷顾世上的每一个生灵,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呢。”

鸿翔歪着脑袋思索片刻,继续争辩道:

“就算我解释的与原意有点出入,但话糙理不糙,既然上苍的怜悯之心眷顾这世上的每一个生灵,那便表示他对生存繁衍这件事是允许的,在世的生灵是命,那等待往生的就不是命了吗?所以这就是道,谁说修道不能问情,修道若不问情,那修出来的肯定是假道,是不完整的!”

萧聪一脸懵比,话听着还真是有些在理,这一次倒真是要对鸿翔刮目相看了,可对鸿翔的见解依旧不敢苟同,他斟酌一二刻,道:

“不乱于心,不陷于情,不念过往,不畏将来,这才是一名修者的心志所在,万事都有一发展的过程,有一必有二,这是规律,而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情缘发展到一定程度,那就不是美,而是一种劫难了,世间劫难千千万,唯一情字最难断,历代明贤对此皆是能避则避,这之中自有一定道理。”

“哥哥,前贤做的就一定是对的吗?”鸿翔反问道。

萧聪一时语噎,也不知怎么地就突然又想起了师父当年诘责他的话——“看书看书,就知道看书,都快成书呆子了!”

“或许有些事确实是我太较真了,抑或说太盲从了,那些所谓的前贤大道,我又没验证过,怎么就断定他们一定是对的!就象现在这样。”他如是想到。

可修道不问情这在他心里根深蒂固的道理可不是说推翻就能推翻的,想想老桑树的下场,想想云镜仙子如病痴般无法自拔,一缕情丝,足断万古苦修,即使对老桑树和云镜仙子的心路历程深有体会,但他依旧认为,这是不值得的。

可一时却又无言以对,万物有灵,众生平等,似乎怎么说这件事都是错的,问不问情,终究是无关于道,那只是一个选择罢了。

见萧聪面色纠结,鸿翔趁热打铁道:

“就象哥哥所说,情是劫难,但修行路上的劫难岂下千百,只不过一个情字,怎么让各位前贤如此避之不迭噤若寒蝉?不过是因为无情终究是比至情容易得多罢了。”

听此一言,萧聪如遭重击

,鸿翔铿锵道音醍醐灌顶发人深省,是啊,修行劫难千千万,为何对于情劫却要另眼相看,难道它不是跟其他劫难一样的吗?

鸿翔话里有话,他自是已经听出,“无情终究比至情容易得多,”言辞背后的意义,是对修者莫大的谴责,所谓修道,到底是造福苍生还是一己私欲?若连自己都不在乎,怎么能在乎别人!

呵,问道斩情,这一共识的达成此时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真相不过是所谓前贤大能以权威和名望对真相的歪曲和修行途中蝇营狗苟的掩饰罢了,而更为可笑的是,他竟已在这错误的队列里站了这么久,还自以为是地坚信这是对的!

于是,再看向鸿翔时,眼神中竟不由得有些无地自容。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萧聪赧颜一笑,妥协道:

“行吧,这一次姑且算你说对了,不错,有进步!”

鸿翔亦是忍不住为自己拍手叫好,并大言不惭道:

“能在论道上小胜受玄真修界无不称赞的哥哥,那可是一份莫大的荣幸呢!哥哥可是从天道轩里走出来的人啊。”

萧聪莞尔一笑,不忍坏了小家伙自卖自夸的兴致,顺坡下驴道:

“那是肯定,也不看看我师父是谁!”

鸿翔狡黠一笑,像个小狐狸般眨眨眼,问道:

“哥哥,我进步这么大,有什么奖励吗”

萧聪往前倾探着身子毫不留情地在鸿翔头上敲了一记,笑骂道:

“奖励,都是给你自己悟得,还要奖励!”

鸿翔吃痛,一阵呲牙咧嘴,揉着头小声埋怨道:

“不给就不给嘛,打我干嘛!”

萧聪看着鸿翔如小猴子般的滑稽模样,愈发觉得好笑,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大大咧咧道:

“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鸿翔闻言大喜,豁然抬头,不假思索道:

“我想听故事!”

萧聪摸摸鼻子,诧异道:

“哦?什么故事。”

“就是那绿洲的故事啊,哥哥一定知道吧!”

鸿翔一脸希冀地看着沉吟不语的萧聪,半晌,萧聪道:

“好吧,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少,给你讲讲也无妨。”

鸿翔端正了下坐姿,面色恭敬严谨,带着副求道者的摸样,听萧聪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一一道来。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本为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