叨嘿视频软件

接下来的十几天,大雪封山,道路难行,坐落于山坳中的风铃镇几乎与世隔绝。尽管教会的信鸦和圣武士仍在传递信函,维克多却以休养恢复的名义,概不过问。

战争期间,诸王国的大小领主齐心合力,共同对抗半人马大军。战争取得了胜利,亲密的战友关系便宣告结束,各方势力都摩拳擦掌准备争夺利益。尤其撒桑帝国的皇位悬而未决,现在谁坐上皇位谁就掌握分配开拓领的话语权,那可是比帝国本土还要广袤富饶的新领地。巴塞留斯和腓特烈两大皇族已无路可退,诸王国这时候想吃瓜看戏都要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就会被拖进坑里。

往大了看,撒桑帝国皇位之争其实是世俗政权与教会神权的又一次交锋,无人可以独善其身,而双方都要寻找新的平衡点。诸王国的殿下们必须步步为营,轻易不能表态。

圣域强者兰德尔殿下在这场战争中立下非凡战功,声望极高。角力双方目前还处于试探阶段,非常有默契地不惊动他。

岗比斯王国的麻烦也很大,尽管罗兰提前将荣耀骑士团的指挥权交给了戈隆侯爵,但布利诺尔城年轻一代的骑士都是长公主最坚定的拥护者。罗兰意味陨落,他们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并给岗比斯的政局带来巨大波折。戈隆侯爵和威廉姆斯摄政王需要时间,重新梳理迅龙骑士团和禁卫军的结构,将可能发生的动荡控制在最小的范围。

奥古斯特殿下陨落的问题暂且不考虑的话,岗比斯主力援军在撒桑帝国的东境防线打了一场硬仗,挫败半人马的反攻,保护了撒桑东部腹地的民众。撒桑领主和教会也都给出了丰厚的奖赏,往岗比斯迁徙数十万流民,并保证三年以上的粮食供应。

消化了这批人口,岗比斯的南拓战略可以提速。

当然,撒桑帝国现在更需要组织大量的人口去开拓新领地,可他们还不至于截留剩余的十多万待迁流民。

金眼伯爵就坐镇撒桑西部的风铃镇,等到春天,他要亲眼看到剩下的流民通过幽魂森林开拓点继续向南迁徙。

无人打扰,又有美人相伴,维克多乐得清闲。

安德莉娅就有事情做了,她成天琢磨如何同夏洛特争奇斗艳,向情人邀宠。

血脉实力、身份地位、美貌姿色,安德莉娅都居于上风,可要论温柔手段,她比夏洛特差得太远,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古风美女淡雅高洁不可亵玩

虽说夏洛特性子柔软,那也看对谁,对什么事情。安德莉娅想一个人霸占维克多,触犯了她的逆鳞,几次巧施手段就让高傲的女伯爵连续吃瘪。安德莉娅用高阶骑士的精神力量压迫夏洛特,想让她退让屈服。可夏洛特毕竟是共鸣了24个元素位的资深女骑士,身心合一,意志坚韧。安德莉娅的威胁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夏洛特还乘机用非常巧妙的方式向主人告状,重新赢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把女伯爵挡在卧室的门外。

安德莉娅不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她和自己的丈夫是寄养联姻的关系,婚姻爱情水到渠成,且处于强势的一方。求爱,她也是享受被追求的乐趣。维克多可不吃她这一套,同样是风元素亲和的超凡者,他一个眼神就能狂风女骑士气焰消,又怎么可能坐视她用超凡力量压迫自己的宠姬?

不过,安德莉娅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后援团,巴塞留斯皇族的宫廷女官为她出谋划策。她一改冷厉傲慢的行事风格,与夏洛特笑语盈盈,举止亲密,公然以姐妹相称,背地里又充分利用主场优势,给情敌设置了不少麻烦。

比如,夏洛特去风铃镇的酒窖取一瓶佳酿,负责酒窖的仆人要找半天,等夏洛特把酒拿回城堡,安德莉娅已经将主卧的门给锁上了。

维克多算看明白了,夏洛特是真的吃醋,安德莉娅则是对邀宠的戏码乐在其中。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外界的麻烦终于找上了兰德尔殿下。

这天,维克多带着少女心爆棚的温布尔顿女伯爵在外面搭雪人,纳尔森走过来禀报:“大人,玛格丽特.威灵顿男爵求见。”

“只她一个人?岗比斯王室没有派出特使?”维克多将一个假鼻子安在雪人的脸上,淡淡地问道。

“……没有王室的特使。”纳尔森摇了摇头,补充道:“威灵顿男爵身边只有两名骑士随从,我认得他们……他们都是威灵顿家族的骑士。”

维克多点点头,转而对脸蛋红扑扑的安德莉娅微笑说道:“亲爱的,我要失陪一会。”

安德莉娅转动明媚的眼眸,挽着维克多的胳膊,带着点撒娇地说道:“殿下,我想和你一块去……威灵顿小姐同我并肩作战,我都好久没见她了。”

她把勾心斗角的对象扩大到玛格丽特的身上,维克多暗自好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带安德莉娅去会见威灵顿家族的大小姐,毕竟他和安德莉娅现在是合法的伴侣关系,安德莉娅也需要岗比斯的贵族承认这一点。

“请吧……你才是风铃镇的主人。”维克多举手邀请道。

安德莉娅牵住维克多的手,也不管走在前面的纳尔森是否能听到,红唇凑到维克多的耳畔,呢喃低语:“殿下是的我的主人。”

维克多心里一荡,安德莉娅越来越放纵,时刻想着诱惑他,连温存时的私密话都拿出调情。

“……有进步。”维克多低头调笑了一句。

陷入热恋的温布尔顿女伯爵顿时眉眼弯弯,掩嘴窃笑。

回到风铃堡,维克多和安德莉娅换了一身衣服,并肩走进会客室,见到了玛格丽特.威灵顿。

双方互致礼仪,玛格丽特看着坐在维克多旁边的安德莉娅,神情冷淡地问道:“你们现在是伴侣?”

她的说话方式还是那样冰冷直接,但那双清澈纯净的眼睛却不会让人因为她的话语而感到难堪。

安德莉娅把维克多的一只胳膊抱在自己的怀里,巧妙地展示手指上的秘银戒指,挑衅意味明显地娇笑说道:“威灵顿妹妹,你说得没错。我和兰德尔殿下已结为伴侣。”

怎么样?嫉妒我吧……安德莉娅用眼神向玛格丽特传递自己的得意。

玛格丽特和维克多明明没有任何暧昧关系,安德莉娅却故意将她当作情敌来对待,显然是沉迷于争宠游戏,给自己竖立一个假想敌。

冷若冰霜的玛格丽特居然想了想,认真地说道:“我确实感到一丝嫉妒。”

安德莉娅顿时皱起了细长的眉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这两位高阶女骑士都是极品……维克多忍住捂脸的冲动,对玛格丽特问道:“你特意来觐见我,有什么事吗?”

冰雪美人看着维克多的眼睛,淡淡问道:“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殿下同意你的伴侣旁听吗?”

换作以前的温布尔顿女伯爵,只会冷哼一声,起身离开房间。安德莉娅在维克多唇角轻轻一吻,嫣然笑道:“亲爱的,我去准备晚宴,欢迎威灵顿男爵到访我们的风铃堡。”

说完,她步态优雅地走出房间,临出门前还回头冲维克多妩媚一笑。

“说吧,我听着呢。”维克多靠着沙发,向玛格丽特举手示意。

玛格丽特面无表情地问道:“奥古斯特公主殿下在哪?”

这不是质问,质问也轮不到玛格丽特质问维克多,她的提问显然是来自鸢堡的请教,要求维克多就罗兰的事情给出一个正式的对外说法。

维克多在心底长叹一身,负手走到窗前,眺望城堡外的雪景,反问道:“为什么是你来风铃镇。”

“她们都推辞了,不敢来见你,只有我来。”玛格丽特在维克多的背后回答道。

“吉莉安呢?她知道罗兰陨落的消息吗?”

“她不知道……她现在忙着同腓特烈皇长子核对账目。”

鸢堡没有让吉莉安卷入这件事情,本身就反应出控制影响的态度。

维克多沉默片刻,说道:“戈隆殿下应该有信给我。”

玛格丽特走上前,递来一封信笺。

维克多解开信笺,迅速浏览了一遍。信笺中只说,戈隆侯爵带领迅龙骑士团和王都禁卫军骑士将领在明斯克山脉举行为期一个月的冬猎训练,目前冬猎已经结束。另外,爱德华国王和安娜王后邀请王国五大领主参加鸢堡冬宴。

玛格丽特又轻声说道:“戈隆殿下的特使让我转告兰德尔殿下,威廉姆斯摄政王于十天前,成功冲击巅峰领域,晋升黄金骑士。威廉姆斯.奥古斯特殿下正在稳固境界,不方便给您写信。”

维克多没有感到意外,沉吟说道:“那张传奇半人马的皮革,请你带回鸢堡,作为……我和罗兰殿下的贺礼,献给威廉姆斯.奥古斯特殿下。”

“罗兰.奥古斯特殿下在哪?”玛格丽特执着地追问道。

隔了许久,维克多眼神漠然地说:

“罗兰.奥古斯特殿下为了挽救我的性命,调动超越极限的虚空元素,不幸陨落于沃顿大草原……我,怒风剑圣维克多.温.兰德尔,岗比斯的伯爵领主、王国守护者、必将代替罗兰.奥古斯特殿下,护佑奥古斯特王族,维护其血脉正统,直至奥古斯特再有一位新的守护者。”

怒风剑圣宣告和誓言随着风传入风铃镇的教堂,随即钟声响起,鸦楼飞出数十只红眼信鸦,早有准备的圣武士们骑着角狼离开教堂的兽栏,冲进莽莽雪原,将怒风剑圣的自我宣告和誓言带给人类国度。

玛格丽特施礼告退,即便有圣域强者的许诺,她的神情也没有任何波动,仿佛来之前就有预料。

维克多独自站在窗前,突然发现水晶窗映出的那双暗金眼眸里掠过一丝深沉的痛惜。